情感和悠闲专区 收藏本版 今日: 0 主题: 525

12636 141

傲天阁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5 06: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傲天♀子夜 于 2010-1-21 22:32 编辑
# x2 \1 p1 m- ]! u! O( `0 ?
) I& y) E- D8 w5 d% ?* `$ _正文前的废话
3 f9 i0 Y, m% v8 Y; a. Y& [- j    各位大大,小女子以傲天之名写了篇半言情半武侠的小说,里面有我认识的傲天天玄的各位。。。更新自己也不知道快慢,希望各位大大监督我把它完成吧 。希望大大们会喜欢。。。鲜花和鸡蛋尽管砸吧,偶滴小身板大概能经得住。。。嘿嘿,不废话了,大大们看书吧~3 B' V  X8 l! p9 H
    还有哦,各位傲天阁的想出现的大大们,把你们的名字和要求写下,偶会努力给你们写进去的~
. g+ K3 s. J: \5 ~    PS:本文与具体的傲天的各位的真实性格等全无关系,就是套了个名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纯属娱乐~
" e/ }9 V3 E% a+ s, m                                                                                 $ G$ r$ a# J: t4 v7 [
                                                                                一 # k  i5 P6 m+ l8 e4 h# S- B
  / ~) O* l& E+ b3 [
    傲天阁的总部在哪,没人知道,傲天阁到底有多少人,傲天阁的主人到底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每月十五,西曳酒楼涟漪阁,找到那个叫花心的玄衣男子,交足够的钱,傲天阁就会帮你杀掉所有你想杀的人。
4 v% l# T( u5 f# n    傲天阁是个杀手组织,天下第一的杀手组织。从傲天阁创立以来,没有完不成的任务,天下,没有傲天阁杀不了的人。据江湖百晓生记载,傲天阁创阁七十六年,接单九百一十二起,杀人一千三百六十五个,失误零。
6 A) u# k: C6 `' F. `  [5 W                                                                                   
$ {$ ~) S4 L. |9 n1 r8 ]                                                                                 二( {! E, `& R9 r+ t# _2 G. d& _! C

% ]8 Z& T# _) _: S! b* k, ~    子夜是在间干净的小屋里醒来的,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药香味。其实,子夜一开始不叫子夜,叫什么子夜也不记得了,只是子夜醒来的时候,紫夜在她旁边,冷冷的看着她,“名字。”子夜摇头,她不记得了,不记得她怎么在这里,怎么睡着了,甚至她叫什么名字。“那你就叫子夜吧,子夜歌的子夜。”子夜点点头,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子夜觉得很熟悉,子夜想,也许,他们早就见过,只是现在的子夜什么也不记得了。) @9 D! n  R+ m' S
    学长(念chang)是个温柔的人,又是方圆百里内最好的大夫,于是子夜在学长细心的照顾下一天天好起来,只是,学长说,子夜的记忆是否能恢复他也束手无策,少则几天,多则,那便是一辈子的事了。学长告诉子夜,子夜晕倒在祁邑山的密林里,紫夜刚好路过,就把子夜带了回来。祁邑山的密林,荒无人烟,几个月没见人影那是很正常的事,子夜能遇到紫夜,只能说是个奇迹。学长叫子夜小夜,他说,紫夜和子夜同音,叫小夜好分辨些,而紫夜给子夜起名叫子夜,只是紫夜懒得思考,便把自己的名字套到子夜身上了。
) t" I: `, Y* R) z    紫夜来看过子夜几次,子夜每次都很高兴,不是因为紫夜救了她,就是高兴,单纯的,因为见到这个人而高兴。只是每次紫夜都不喜欢说话,除非被子夜问烦了,他才会答上几句。紫夜是个干净的男人,干净到让子夜觉得有些冷,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紫夜说,“你进了傲天阁,就别想再出去了。”子夜不懂,傲天阁是什么,她不晓得为什么她不能出去,不过子夜不在意,只要能见到紫夜,子夜觉得她% x: N2 g& k) H! F8 `+ q, Q
在哪都可以。/ f; L0 A/ H+ Q- [% U# j( Q, C' o
                                                                                    
/ f! n+ q* ^2 i4 m$ u                                                                               三' d6 ~% K/ O0 K" r. s
' f# D: s! V2 k! h
    子夜闲着没事就喜欢乱晃,傲天阁很大,但子夜觉得,似乎还不够大,好像,她以前的住的地方,比傲天阁还要大上很多,不过这不妨碍子夜乱晃的兴致。傲天阁里的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小院,子夜就住在紫夜的小院里。而且,傲天阁的人,除了花心每月十五都会出去一次,其他人都不喜欢出门,几个月都呆在傲天阁是常事。所以子夜总喜欢去别人的小院晃,傲天阁的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功法,子夜觉7 O. M! x9 L% A! ?
得每个人的功法都好怪异,至于怎么怪异,子夜也说不上来。其实,子夜也会些功法,但每次花心都笑她,“都是些不入流的功法,倒是逃命的功法练得最好。”因为每次子夜把轻功施展开来,花心根本追不上她,在傲天阁,只有小鸟勉强能追上她,小鸟在傲天阁是公认的轻功最好的人,于是,子夜的轻功在傲天阁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但在大家研究了好久也没研究出来子夜的功法到底属于什么门派后,
1 e: Q: V$ e4 W9 k: I7 k“子夜轻功”事件变这样不了了之了。
+ b( M' O0 [1 h# k, D5 s, ~    遇到八九的时候,子夜正在前几日她自制的,位于傲天阁人造湖旁的秋千上晃悠。“你就是那个子夜。”肯定的语气与八九的青衣一起随风飘扬。“都那么肯定了,何须多此一举?”子夜数着天边的白云,懒得搭理无聊的陌生人。“我是八九,傲天阁的阁主。”八九笑了,和那时天上的太阳一般,刺得子夜睁不开眼。子夜觉得,八九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也是那时候,子夜才知道,紫夜便是傲天阁的副阁主。' f" ?* ^" ]/ i; J: {2 G
    小小是子夜在傲天阁见到的第一个女生。子夜虽然住在紫夜的小院,但却难得遇见紫夜一次,于是子夜便最喜欢找看似最闲的花心玩,顺便图谋一下,每月十五,花心出去的时候能否带上她。看见小小便是在花心的院子里。小小正轻柔的为花心拂去发丝上不小心沾染的柳絮。子夜笑了,“花心,看来傲天阁还是你最懂享受呢。”小小红了脸,走过来拉着子夜。“你就是子夜吧,我是小小,我和花心是朋友。”子夜偷笑,花心和小小,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乖乖和雪梅是子夜在逛完傲天阁大大小小的院子后,艰难翻出的两位女生。乖乖喜欢养宠物,她的院子里总是遍布了各种动物,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应有尽有。子夜笑乖乖,“乖乖,你做养殖专业户,准能发。”雪梅总是呆在屋子里绣一幅又一副的彩绣,细密的针脚,栩栩如生的画面总让子夜惊叹不已。子夜也很自告奋勇的说要帮雪梅绣鸳鸯,不过在她把绣出来的鸳鸯给紫夜看后,子夜彻底放弃了。而刚好路过的花心也拿这句话打击了子夜很久。“这个彩球不是很圆。”子夜想,也许她不喜欢花心,花心的话太多,而且老喜欢打击她,子夜是骄傲的。
, i7 w7 N2 j3 T: [: z                                                                               % s$ D" {7 z$ k. r& l" f: ~
                                                                                  四
  e% h! q$ j) w' W- ]% m/ `5 D
; k7 ?4 ~4 Y1 E) _' J/ G7 l1 ?    紫夜第一次主动找子夜,子夜正在院子里数蚂蚁。子夜很开心,虽然紫夜仍是冷冷的,但至少,紫夜会主动找她了。
4 {7 c* R% H! a) A    虽然紫夜不会违背八九的话,但紫夜想不明白,这个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时兴起带回来,也许还会给组织带来危险的女孩到底有什么用。难道是仅仅是因为她跑得快?八九只是说,“放心,在她恢复记忆以前,对组织没有什么坏处的,明天的任务你就带上她吧。”记忆恢复以前?那恢复后呢?紫夜还是想不明白。
$ D1 k, j4 C1 y: w8 M; M  y    紫夜带子夜来到一个类似练武场的操场便停下。“看看你的实力,用你的全力攻击我。”子夜知道紫夜很厉害,但直到今天才看到紫夜的厉害。子夜用尽了全力也不能让紫夜移动一步,最让子夜气馁的是紫夜至始至终只用了一只手。“不来了,根本没意义。”耍赖的蹲在地上,子夜一脸的委屈。“恩,明天你和我出去,做下准备吧。”这般烂的武功,紫夜想不透,她到底有啥用。“紧急时候你们可以扮夫妻。”想起八九笑得一脸的猥琐,紫夜的眉毛不自然的跳了两下。' v8 o( k2 h& D
    头也不回一个。子夜盯着紫夜渐行渐远的背影,愤愤的在地上画着圈圈,随即马上又跳了起来,明天要出去呢,总得准备准备。
, K: q' m& u( C% @( r3 Z                                                                                 & D% D% Z3 i& \# l2 \
                                                                                   五) Z8 ~0 e# t* S  L3 r, E% v

# `! B7 ^9 Z  v6 {0 K' c- ~$ c    西曳酒楼天字一号房里,子夜躺在床上盯着屋顶长吁短叹。虽然能出来玩,虽然她拉着紫夜逛通了一条街,买了一堆的东西,但现在这样把她一人扔在酒楼房间里,实在有些无聊了,她到底得维持这个造型到什么时候啊。紫夜不让她踏出酒楼一步,她便不出去,可是,总得找点有意思的事让她做吧。4 p4 g0 s/ p& }. N% R- o" m0 s
    有人!迅速的从床上跃起,子夜一脸戒备的看着窗口的蒙面黑衣人。“是我。”扯掉面罩,下面是张清秀的脸。子夜认得他,傲天阁的人子夜几乎都认得,他是心碎。子夜在学长搞鼓着一堆她根本不认识的草药的时候知道的,心碎叫心碎,不是因情而伤,所以心碎。是因为心碎的剑叫心碎。心碎从不轻易出剑,出剑了,便一剑搅碎那人的心,所以心碎只出一剑,所以心碎叫心碎。“只是,碎了太多人的心,终是要以心碎来偿还的。”学长轻声叹息。
9 V3 N2 r7 ^! _# }    “紫夜呢?”
5 R3 Q) V4 [5 p' G1 B+ }9 n* {7 F/ K) D    “出去有一会了。”偏着头看了看窗外的太阳,又看了看风尘仆仆的心碎,子夜一脸好奇,有什么好玩的事呢?“有半个时辰了呢。”
- Z8 F  e. l+ C. J' W2 {$ [4 U    半个时辰?等他赶到,紫夜也出手了罢。本来这次秦亲王远游滇南,只带了狂门的两大高手,以紫夜的身手,要刺杀秦亲王当然不在话下,可就在今早,散人帮的第一高手尊天突然出现在了亲王的护卫队里,任务变更,阁主命他前来,并不是怕任务失败,怕只怕紫夜为了傲天之名,不顾性命。3 w0 e& C8 |9 E5 i1 x
    “紫夜有危险。”看着眼前好奇宝宝的子夜,心碎并不想多说什么,虽然在傲天阁聊过几句,但现在这敏感时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到底是敌是友,还是不要平添变故的好。“我走了,你继续留在这,等我和紫夜回来。”1 j! \# x8 ]4 G0 b; C: M+ q
    紫夜有危险?子夜刷白了脸,心碎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我跟你去!”说罢,子夜便飞身尾随心碎而去。
. q' @6 F! z" J6 I* e8 ]
- H) P4 ?3 c3 p# c. F

% R0 X) a% `+ a
4 Q( v7 J. h" N. Q
    昨天睡觉前子夜设想了今天的一切,但无论她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紫夜会受伤。一路狂奔到郊外的一片小树林,远远的便听见打斗的声音,心碎示意子夜躲在一旁,便往打斗的地方飞身而去。倔强的扯了扯衣摆,子夜也悄悄的朝打斗的方向移动,直到能远远看清场中人的身影才停下。

% L# s- M% o1 g    只见紫夜与两个劲装男子战得正酣,手中的武器翻飞,稳稳处于上风。子夜第一次见到紫夜使用武器,但子夜一眼便认出,那是多情环。多情环之所以叫多情环,是因为这双环无论套住了什么,立刻就紧紧地缠住,绝不会再脱手,就好象是个多情的女人一样。而使用这双银环的人,也必是多情之人,只是,这双环,似乎还承载了太多的仇恨。/ g1 P2 B2 P+ m& T5 e
    随着心碎的加入,两个劲装男子渐渐不支,可子夜任忍不住担心,偷偷朝林子深处看去,一位白衣儒生,轻轻摇着手中的折扇,一脸的写意,似乎场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儒生身后的华服老者也一脸的高深莫测。那便是散人帮的第一高手和秦亲王吧。子夜不晓得尊天能有什么大的能耐,或许这秦亲王真有些胆气,面对紫夜和心碎两大高手的刺杀也能泰然处之。直觉告诉子夜,一切都太不寻常。

! Y& `3 B6 _* `) x3 V. P2 d/ t( S    子夜晃神的刹那,紫夜已把两个劲装男子交与心碎,飞身往林子深处,锋芒直指秦亲王!尊天一步横移,挺身挡在秦亲王前,手中的折扇轻轻的化解了紫夜的雷霆一击,诡异的笑容浮上尊天的脸,子夜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有变!9 \2 K2 \, I1 z2 R$ A: {
    “你们傲天阁的零失误记录将在今夜成为历史!”7 t6 d  }% I. B" ^& W+ H! ?
    “哼,就凭你?!”紫夜轻蔑的一笑,手中的环改劈为滑,在空中诡异的划出一条弧线。# K5 F, K* i; q8 R/ n, K
    尊天刷白了,急速后退,堪堪躲过了紫夜诡异的一击。退离到多情环的攻击范围之外,才恢复一脸的写意。“傲天阁的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一对多情环更是舞得出神入化,尊天甘拜下风,不过。。。今天我可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哼!出来吧!”' u+ N  m3 a6 t- {
    尊天的话声刚落,一群黑衣人便在四周的树上倒吊现身。
' Q) O6 E, M- `; ?    “梦魔宫的人?”停下追击尊天的动作,紫夜有些微微的诧异,多情环收回,护在了要害部位。此时心碎也解决了两个劲装男子,小心翼翼走到紫夜身边,与紫夜背靠背,紧盯着四周的敌人。“想不到堂堂秦亲王和散人帮的高手,尽然勾结魔教,不知道江湖上的人知道了,会如何!”( H8 |5 w2 o# j" b9 F
    “不需要你们多嘴,这可是皇上的旨意。今天,你们是插翅也难飞了!”尊天朝北边拱了拱手,阴啧啧的说道:“记得,要抓活的,反抗的,就给我留个半条命就好!”7 n2 _% r" a) x; B9 R: |" z
                                                       七2 Z/ r: w1 _% e6 m+ ]/ v2 Z# T% V( P
    “哼”冷哼一声,多情环诡异出手,一招,便夺去两个梦魔宫人的性命。* j; Z; M" k" ?' B: G" L- ?0 p. H, B3 b
    “休要得意,看这样又如何!”微眯了双眼,尊天打了个奇怪的手印。“列阵,天地无极!”; F  I! S& Y) c6 F9 \8 k3 e, S
    只见梦魔宫的人全都从树上下到了地面,以诡异的方位将紫夜和心碎围在了中间。4 |* e0 B) s% ?) A
    紧了紧怀里的药包,紫夜想起出门前学长对她的交待。
& j* M  ?, S8 o3 ^8 R, J3 ~    “红色这包是宓罗散,对心志不是太稳的人能起作用,使他产生幻觉;黄色这包是苦弥散,吸入后会使人产生麻痹感;白色这包是絮阳散,蓝色是。。。哦对了,还有这包,粉色的,是亵渎散,至于功效嘛。。。”学长给了子夜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亵渎散呵絮阳散相混,便是剧毒!中毒者经脉混乱,将走火入魔而死。此毒,只有我能解!”
7 l9 A- a9 E6 v    子夜左右思索,把苦弥散捏在了手里,紧紧盯着场中的变化。
7 ]1 {5 p' a" g5 b    “不好,秦亲王要逃。”用剑荡开一个梦魔宫的人,心碎轻轻皱眉。: G0 e) B$ t2 m- U8 m0 K# S
    “哼,休想!”多情环轻轻一划,偏离原来的轨迹,朝左后方的梦魔宫人攻去,对方应接不及,狼狈躲开,阵法微微露出了条缺口,紫夜侧身而出,一双环直指秦亲王。" i0 `7 [+ ?3 u8 y3 b% E% d2 w
    “想得美!”尊天又站到了秦亲王的前方,手中的扇子舞出了一片幻影,看似缓慢的朝紫夜打去。4 I- I! x2 L  t
    紫夜唇边扬起一丝淡笑,迎着扇影,不躲也不避。而扇影,却在打中紫夜时,透过紫夜,朝远方飘去。4 Q8 L4 V: c5 N3 b3 r
    “不好!”尊天一惊,回头,多情环已绕过秦亲王的脖子。- U: g* z! K/ B5 l: H$ i
    “任务完成!”心碎又荡开一个梦魔宫的人,朝紫夜甩去一个撤退的手势,且战且退。7 c) S, z$ C- F; T9 r) E) X# c
    忽听一阵破空之声从背后传来,紫夜本能的朝左轻移,却觉胸口一凉,一把剑已透胸而出!瞳孔因痛楚微微收缩了一下,紫夜偏头朝南方看了看,难道今天真的要命罢此地?4 d( E; y7 ~5 j% T) D. u
    “不!”从草丛中飞射而出,苦弥散撒向了空中,子夜轻灵地绕过众人,轻轻地接住紫夜,看了眼应吸入苦弥散而有些微微麻痹的刺伤紫夜的人,抬手,一枚绣花针便打入刺客的体内。绣花针入体即化。刺客惊恐的看着子夜。“这是什么?!”3 S, \( ^- B/ }5 C/ i
    勾起一丝唇角,子夜轻轻地在紫夜耳边说道:“我会救你的。”$ k% w1 b. i  t0 ]
    一缕鲜血从紫夜嘴边溢出,她知道,他要她快走,可是,她又如何能丢下他不管呢?!轻轻背上紫夜,子夜朝树林深处奔去,她会救他!他一定会没事!
* {+ z( H- y( Q/ _" j5 C    “心碎,阵心是北极星方位朝东三位。对不起,我得救紫夜,所以。。。”远远的,子夜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她希望心碎也能平安脱险,但她现在实在无暇他顾啊!至于那个刺客,哼!子夜阴狠的笑了笑,她本来以为她也许永远都不会用上小小给她的食心虫,可是。。。  G+ t% K9 D0 D7 @$ U9 k; h0 s
    所谓食心虫,平时为休眠状态,呈一枚绣花针状态,但只要打入人体,遇血而醒,它会顺着血管爬到寄主的心脏一口一口蚕食心脏。当它蚕食心脏时,寄主便会万蚁钻心之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此折磨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死去!
/ I( M( g7 T6 ^, |# L5 X    “祁邑山、祁邑山,紫夜,只要我们能回到祁邑山,学长一定能救你的,你一定会没事的!”子夜把学长给她的金创药胡乱的朝紫夜的伤口抹去,扯下裙角帮紫夜包了个严实。看着紫夜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子夜心里从未紧扯着,她觉得前所未有的难过,轻轻背上紫夜,子夜认了认方位,便又朝远方奔去!% \& R& `0 v- {  S  b
                                                                             

4 z5 B: t8 Q) ?$ F. l


# v( e( P' h1 V0 [) E( C# }+ q  A( [7 B9 ]
    趁着月色,躲过多处的搜索,两人一路有惊无险。当祁邑山出现在实现利的时候,子夜轻轻地笑了。“紫夜,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说着,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许多。
( p' \3 Y5 f; [8 _. K    小心翼翼地走过山脚的玄天八卦迷幻阵,子夜轻轻松了口气。还好,她还记得出山时紫夜带她走的步伐,经过一番推敲,竟也走对了进山的步伐,不然,迷失在这护山阵里可不是开玩笑的!
/ v) p, }0 c2 G3 U6 _0 x* h  F    破空之声又至,子夜轻巧躲避,却因背上背了个人,又有些乏力,加上对方又是偷袭,终究没全然躲过,暗器还是在她脸上轻轻地划了道口子。0 R6 E$ H2 B' ?4 `- k
    “我是小子夜,背上的是紫夜,他受了重伤,需学长救急!我们并不是闯山之人!”紫夜着急大喊,可不要因这个耽误了紫夜的救治时间呀!9 c! P/ D. d: g" I
    “知道是你们才攻击的!哼!”妖娆的嗓音从林里传来,一个如声音般妖娆的女人也应声而出。, ^' z  c3 d5 k% X1 E2 |7 J
    “你是谁?”子夜摆出一副戒备的姿态,脑子飞速旋转。看来这女人是敌非友,要赶快摆脱她才是!刚想行动,却发现原本轻灵的脚如灌了铅般,怎也移动不了半步!
5 v. c% v0 U6 D2 B. i) Z    “咯咯,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掩唇轻笑,女人一派的妖娆妩媚,一身粉色纱衣包裹下的丰腴身体,因轻笑而轻轻颤动,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真是人间一尤物呵!
- I9 M& }! u' k1 U( v! G* w) a$ {3 o0 [    "对了,你也别妄想逃跑了!中了我的桃花笺即使再小的伤口,也会让你全身如灌铅般动弹不得!"绕着子夜转了一圈,妖娆女人得意的笑。"小姑娘长得不错呀,虽然比起我稍嫌嫩了点,不过,放到紫薇坊也能赚到挺多情报吧!咯咯。。。"
, F* k4 f/ ?% O7 Y    "啧!"轻啐一口,子夜不屑的偏过了头,她要救紫夜呀,可听不了这女人的自恋之语!/ c* w( j2 L: v$ x# a
    哼!小丫头还不服!听好了,我是傲天阁紫薇坊的人,代号公主!要不是今天你坏了我的好事,紫夜早就被擒了!还需要我如此伤精费神么?还有啊,秦亲王答应让我做他九夫人的诺言也不能实现了!哼,不杀你呀,真是难解我心头之恨!& W, N8 j  W7 v9 K3 O; k7 l
    "原来如此!"
( X, y% w& T. I) a! \8 M    "谁?"
# c0 V8 o1 Z3 S7 q* Y    "公主,想不到你竟做了那叛敌之徒,想不到啊!想不到!"一袭青衫,男子依在树边懒懒地笑。
! ?6 x3 C$ R3 G% i    "北北!"公主花容失色,恨恨地看着被她称做北北的青衫男子,咬咬牙,桃花笺又出手。( `3 V. c. t# |" \  e  P( A- T- `. L
    "叮"北北用一口锅护住胸口,锅上两条龙翻滚腾跃,似乎要腾锅而出。子夜记得学长说过,这口锅叫龙纹敖,北北很少带锅出门,至于原因,学长不说,子夜也猜不出。0 Y& c( ]! d- l! L" m6 t( m
    挡开桃花笺,北北一脸的庸懒而漫不经心。"我说公主,这就是你对待故人的态度呀,啧啧,这可不好!"
+ ^( n# q2 u9 G# l: G; D5 P    "少假腥腥了,没想到你今天竟带了龙纹敖出来,要打就少废话!"7 C6 \7 Y: @& J0 e2 B
    白了一张脸,公主手持一根粉色丝带愤然出手,丝带灵巧如蛇,招招都直指北北要害,北北轻巧躲闪,龙纹敖轻点,公主的丝带如被掐住七寸的蛇,施展不得。一个闪身,北北躲入身边的树后,依旧一脸的漫不经心。9 b% A* N' {& s2 k9 R. ^- p
    "唉呀呀,女孩子,别这么凶啊!"0 ]) N" }9 l2 x. {
    "北北,你少看不起人了,看招!一树一桃花!"公主娇叱一声,手中丝带一抖,幻出千万桃花。瞬间,树林如下了一场桃花之雨,美不胜收,但每朵桃花都是一个杀招,美,却招招至命!北北轻轻皱眉,不在散漫,龙纹敖狂舞,简单而又精准的化解了一次次的美丽杀招。
% H: m9 H7 p4 ]. M1 a    公主看北北正忙着化解她的杀招而无暇他顾之时,得意的笑了笑。哼,老娘打不过你,还不会跑么!念头一转,刚想逃跑时,却觉后颈一麻,便摊倒在地。& E( `$ U9 _$ U3 ?8 f! O
    北北朝公主身后因种了桃花笺之毒而早已软倒在地的子夜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目光。加快速度化解了所有杀招之后,北北到公主身边,用手探了探公主的鼻息,发现公主只是昏迷之时,朝子夜看了看。! S/ }, @- g% y/ K( V0 h. }4 @1 T
    "雪梅给我的暗器,目的不在至命,只是让人暂时失去行动力罢了。"顿了顿,子夜感到有些不适,麻痹感让她觉得开口说话都有些困难。"还有,北北,能快些先带紫夜去给学长治疗么?他伤得很重!"
$ Z; _; N) M% A2 z, D& e8 Z1 X    凑近了些北北才发现紫夜早已晕去多时,胸前一片怵目惊心的红。搭上紫夜的手腕,脉象微弱而混乱,要不是紫夜本身内功浑厚,身体又很棒,否则早已殒命了吧!紧皱了眉头,北北背上紫夜,低头看了子夜一眼,这女子。。。。$ X6 z6 c2 v0 W9 {
    "救紫夜要紧,你把紫夜交给学长在找人来接我吧!"疲惫的闭上眼睛,子夜终于稍微放下心来。紫夜你一定没事呀!
2 r2 h& Y! q7 g& y7 R4 [! Y  o     "恩"北北也不多说,背着紫夜便朝傲天阁奔去。
8 l5 Q' [  i; E* Q- e7 i
0 _/ A1 m2 G3 ]. ^9 B( z8 T


: o% Q3 `4 v! i  h: |5 D$ {
, u" p" {  i6 U9 u/ c2 b6 S

1 X3 N+ p% Y% t+ q* g9 w% h    看到紫夜,学长微微皱了皱眉。“失血很多呀!虽然进行了紧急处理,但耽搁的时间太久,需要长时间的调理。”) {' e5 v6 y& V$ H$ h* {3 v
    “那他是没性命之忧了?”3 V1 x  ~7 [" Z0 ^! m/ V
    “恩。”沉吟了一下,学长点了点头。“虽然剑师穿膛而出,但因紫夜在紧急时刻朝左偏移了些,所以并没有伤及内脏,加之他用内功封住伤口四周的血脉,又及时上药包扎,所以并无性命之忧。”学长顿了顿,手上的工作却一点不慢,有条不絮的处理着紫夜的伤口。“至于会晕过去,只是紫夜内功心法的奇特之处,因自身受创严重,自动进入了龟息状态而已。”; J0 p9 J$ F7 U# {
    “呼。。。”长长地舒了口气,北北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原来如此!这小子真是命大!”
0 \) w* D9 O( `" P2 c  h3 O    “不过话说回来,他伤这么重,早已晕过去多时,不知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他的?”
0 X0 z$ H: X8 y; x! S: O9 {( N9 Y9 [9 H    “呀!”一拍脑门,北北似乎才想起什么,轻功施展开来,一溜烟朝门外跑去。“小子夜还在山里呢,学长,紫夜就交给你了。。。”看着远去的北北,学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9 m8 N' Y+ P4 |' ~' u: A    看着床上已经昏迷了的子夜,学长苦笑了一下。$ s- ^; S' s: Y2 G
    “我说学长,那个,小子夜没事吧。。。”挠了挠头,北北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 U2 L2 N" ]0 e- _) _9 ^" N) i    “唉,看来今晚我是不得消停了!”给子夜诊过脉,学长一边配药一边无奈地说,“她一路奔波,精神又高度紧张,后来又重了桃花笺,最后又在山林里躺了那么久,更深露中的,不得风寒才怪!不过。。。所幸的是并无大碍。”
) S6 y. {' y# d! U' j1 Q+ A3 D: t& p

; w+ @# H2 U" E
1 K5 W$ O& g. n* i
# I* d. L$ `% {
' k; t8 L" ?* s- o. c; O    对不起各位大大了,小子夜并没有忘了这部小说哦。。。傲天阁是小子夜和紫夜能最终走到一起的一个地方,小子夜不会忘了傲天阁,不会忘了傲天阁的各位的,虽然小子夜改邪归正,要好好上课不打电脑了,但小说还是要写的~这可是小子夜最大的快乐哦!
. z( I- q4 m& j+ E7 Y    所以,麻烦各位大大把帖子顶起来吧,虽然小子夜的更新不定期,但小子夜会努力的~谢谢各位大大,一直陪小子夜,陪傲天阁的传说走到现在!

评分

2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5-25 16: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原创,+分
发表于 2009-5-25 18: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傲天♀子夜 于 2009-5-25 22:30 编辑 # X6 i7 m5 F8 f3 G- W7 p
2 f* V3 r2 N" [9 ^8 i6 u
2# 傲天♂浪子追风
" h9 n, Z7 r' q% |3 b0 ]0 n嘿嘿,谢谢老大支持哦~偶会努力滴~7 i: o& `" a! \
还有,偶也是天玄的人啊。。。
发表于 2009-5-25 19: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媳妇 我没抢上沙发~~偶顶你~~
发表于 2009-5-25 19: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 v8 |' v7 Z6 y0 d  V哎  我们天玄的美女是真有才啊~~~~~不佩服是真不行啊~~~~# v  Z( v+ [# m& T* M( R; I; X
浪子给子叶加在天玄啊`~~~~~~~~
发表于 2009-5-25 19: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公亲死,偶一定把你写得贼帅~1 R0 M- |, M. s7 y9 `3 [
还有谢谢89,嘿嘿,89偶一定让你孔雀翎出,天下无与争锋
发表于 2009-5-25 19: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yx浪子挺阔气啊+12    我才+2   
发表于 2009-5-25 2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夜你太有才了,$ K6 H% K' H8 h0 G8 l! G
   俄发觉俄又爱你多些了9 K7 {; |$ p$ P, `  l; T! L
   继续加油哦
发表于 2009-5-25 20:3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俄的名字怎么不变阿,俄晕阿,
发表于 2009-5-25 21: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姐  写的太完美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傲天阁游戏公会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 020-88888888
事务 QQ : 85075421
电子邮箱 : admin@admin.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傲天阁游戏公会 ( 粤ICP备14058347号 )|免责声明

GMT+8, 2018-12-14 19:02 , Processed in 0.203120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